欧超联赛正式成立两天之后,英超六强便全部退出。12支创始球队退了一半,所谓的“欧超”实际上已经死亡。

虽然对于这次G12,大部分人都持观望态度,对其失败的结果也早有心理准备,但英超Big6的退群,还是让人们感觉有点儿不地道、不仗义。

毕竟,皇马的老佛爷昨天刚把火力引到自己身上,你们后脚就拿人家殿后,自己先撤了。有人将Big6退群与敦刻尔克大撤退、英国“脱欧”相提并论,甚至还讥讽其为《权游》中的瓦德-弗雷。

若站在个人感情的角度,这些看法似乎没问题。但是,联赛本身是个生意场,在商言商,坚守有必要,退群亦有理由,都是市场行为,法律之内,便没有是非对错。

何况,英超Big6进群的时候,就带着相当不纯粹的目的,所谓的欧超,本身就是一个利益落脚点不一致的组织,土崩瓦解是早已注定的。这一点,相信“老佛爷”都非常清楚。

就目的而言,英超Big6要比西、意6强复杂得多。皇马、巴萨、尤文等球队,搞欧超联赛的目的很简单也很纯粹,就是为了钱。

意甲的球队不需多说,我们主要看一下皇马和巴萨。最近几年,两支球队所遇到的压力越来越大。

一方面,西甲联盟主席特瓦斯发动转播权改革,让西甲的竞争愈发激烈,皇马、巴萨在联赛中也开始遇到了不小的困难,以往“二人转”的格局,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

另一方面,在商业上,皇马、巴萨虽然是和曼联同等级别的顶级巨头,但两支球队的债务压力都不小,尤其是疫情爆发后,压力更是大幅增长。

所以,两支球队必须要尽快开拓出更多的收入。就目前来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冲着欧足联开刀。

要知道,在欧冠奖金收入改革之前,欧冠冠军能撸到的奖金,也就是3000多万欧,比英超倒数第一所获得的转播收入的1/3多那么一点儿,比英超上赛季降级队获得的“降落伞”补助也就多一半。

而奖金改制之后呢?冠亚军随即就获得了9000多万欧元的奖金,到2019年,数字则超过了1个亿。

可以想见,赛事组织者欧足联之前昧下了多少钱。当然,就算改革之后,欧足联腰包里留的钱还是不少。

看看皇马、巴萨的现状,除了翻身闹革命,短期内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然而与他们相比,英超Big6虽然也想多挣点儿钱,但选择方式上要多得很。

英超球队的整体债务规模也不小,不过压力却不大。大部分债务,都是老板垫资等方式形成的“内部债”,这也算是对财政公平法案的规避,最典型的,莫过于阿布的切尔西。

曼联方面,在当年弗格森的运营下,曼联通过良好的业绩,成功地让金融机构大幅调低了利率。弗格森退休时,曼联每年需支付的利息,从1亿英镑以上降到了3000万以下。2016年开始,格雷泽家族每年都能从俱乐部得到1600万美元的分红,可见其财务压力之小。

热刺的外部债,则主要是翻盖白鹿巷球场所形成,这也一度造成球队因“只进不出”而掉队。不过从球场完工之后的情况看,热刺的财务状况似乎也好转了不少。

所以,从资金这一点上来说,英超Big6对于组建欧超联赛的需求,远不如皇马、巴萨迫切。他们来趟浑水,本身就是带着其他目的来的。

之前有一种说法,是英超球队不重视欧冠。应该说,这种情况的确存在,但必须要说清楚的是,所谓的“不重视”,具有相对性、阶段性、受迫性。

所谓相对性,很好理解,就是前文所说的欧冠改革前奖金太少的问题,有英超联赛的巨大转播收益垫底,对欧冠的重视程度自然不如其他联赛球队。

所谓阶段性,意思是“不重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欧冠联赛的直接收入虽然不多,但间接收入不少。比如99年曼联成就三冠王伟业,乃是成就红魔商业帝国的基石之一。

尤其是逆转拜仁夺得欧冠之后,就连作者所在的小县城里,曼联的队服也随处可见,尽管穿的都是盗版,但足以看出欧冠冠军所带来的渗透性极强的商业影响。

所以,出于对全球市场拓展的目的,英超球队对于欧冠的态度,发生过多次转变,还一度达到“欧冠四强有其三”的成就。

后来,随着英超的海外影响力不断扩大,英超球队对于通过欧冠拓展市场的热情有所减弱。不过当欧冠奖金制度改革,其态度再次扭转。

比如18-19赛季,曼联营业收入达到6.27亿,实现历史新高,主要原因就是闯进欧冠8强而获得的近8900万英镑的收入。因此,欧冠便成了英超诸侯们必须要全力征战的赛场。

这个受迫性,是指英超的严重“内耗”。转播收入分配均匀、比赛数量多、一线队报名人数有限、欧足联和英超联盟的财政公平制度限制……种种因素加在一起,欧协联使得英超联赛很难形成一个较为稳定的环境。

有道是“攘外必先安内”,如此动乱的内部环境,英超球队应付欧冠的精力实在有限——刚确定了Big4的格局,有望称霸欧冠,却崛起了一个曼城打乱局势;好容易形成了Big6的局面,却架不住莱斯特城、埃弗顿不断搅局,今年又多了一个铁锤帮。

所以,想要在欧冠赛场上多分点儿蛋糕,必须想办法把英超内部的竞争强度降一降。

比如本期英超转播收入分配协议,就改变了海外收入的分配方式,将之前的平均分配改为按名次分配,以拉开差距。不过这个改变没有造成根本性的影响,最高与最低之间的收入倍数,只是从1.58倍提升到1.81倍。

还有去年那个“大图景”,更是司马昭之心,结果因为吃相太难看,连发起人曼联、利物浦自己都没好意思投赞成票。

如今,欧足联又来添乱了——欧冠联赛要扩军,以后小组赛又多出来4场比赛要踢。这一下,不仅是曼联和利物浦,作为欧战常客的Big6都不免要动心思。

因此,借着欧超出来闹一闹,条件满足便可接受招安,这才是英超六君子的目的。

与皇河待马、巴萨不同,英超Big6要闹的对象不仅是欧足联,还有英超联盟或者英足总。即便欧足联不愿前旁却收回扩军的成命,让英超联盟和英足总压缩一些赛事的数量,比如很鸡肋的克量内联赛杯,也是很不错的结果。

虽然目前我们还没有得到英超、英足总是否妥协的消息,但他们很可能已经口头应允或者重点考虑了Big6的诉求,以此为条件让Big6退出欧超。毕竟,从之前实行冬歇期、压缩联赛杯的动作看,管理者们在这方面并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本次闹剧中,还涌现出了一股势力——美国资本。甚至有人将美国资本视为欧超的最大推手。前面关于Big6对于欧冠态度的分析,实际上就是美国资本的利益诉求。

需要强调的是,即便没有欧冠扩军这个导火索,美国资本也要努力降低英超的竞争强度,形成一个实力层次较为稳定的格局。

要知道,这已经不是美国资本第一次整活儿了。而之前的每一次整活儿,都是围绕这个目的。比如2011年美国老板们提议英超取消升降级,以及去年曼联和利物浦的“大图景”。

美国资本之所以要挑战英超的秩序,主要还是出自其固有的经营观念。我们可以拿NFL和NBA作为对比:

NFL能够取得成功,主要是因为“硬工资帽”制度,严格框定投资范围,没有超支那一说,所以很难产生“银河战舰”、“N巨头”那样的球队,成功卫冕者也很少,几乎每个球队都有机会夺冠,每个球队的球迷自然能投以足够的热情,商业价值自然水涨船高。

NBA则需要发展海外市场,而海外球迷和本土球迷的特点不一样,打造一些“王朝球队”更适合培养海外球迷群体,所以实行“软工资帽”+“奢侈税”的制度,允许阶段性的“王朝球队”出现。

在美国资本眼里,英超似乎更加接近于NBA,有广阔的海外市场需要发展,所以他们也想把足球搞成NBA那样的格局。英超如此,欧超亦是如此。

虽然美国资本这次搞事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失败,但这一次绝对不是他们最后一次搞事情。

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美国资本不扭转理念,不去认真地理解足球运动,那么无论怎样搞事情,他们仍然会一如既往的失败。

因为,英超之所以能成为第一联赛,核心竞争力就是激烈的竞争。而曼联、利物浦以及Big6能被称为豪门,是因为他们在这个竞争舞台凭借自己的实力去征服了对手,而不是靠着干扰秩序而得利。

所以,每当利物浦和曼联混在一起搞事情,弗格森总要站出来把两家球队骂个狗血淋头。哪怕两支球队能搞来点儿利益,只要有损英超联赛这个平台,也无异于自毁长城。

当然,除了美国资本,方方面面都得反思。比如欧足联,但凡少赚点儿差价,就不会出这么多乱子,尤其是现在的困难时期,不能只想着为自己牟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jxaby.com/,欧协联

还有,扩大商业影响力,也不是非得扩军,有些老少边穷地区,适当照顾一下没什么,可凡事都得有个度。毕竟你们搞了这么多年足球,也赚了不少钱,总不能沦落到跟某些人那样,拿着足球当公益吧?

还有皇马、巴萨,看似是被放鸽子的受害者。但也要想一想,为什么在关键时刻,人家英超就能进退自如?

这么说吧,英超六君子今天敢放鸽子,底气就来自于英超联赛。从92年英超联盟成立开始,人家就开始均贫富,奉行“小河有水大河满”,其商业价值,甚至能让球队将欧冠暂时搁置一旁。

而西甲正好反过来,走的是“大河有水小河干”。皇马、巴萨两支球队,长期占据西甲绝大部分的转播权收益,虽然奠定了自己的豪门地位,但西甲联赛的竞争力也就此下降,商业价值难望英超项背。

西甲的中小球队,连生存都是问题。当年在英超行骗不成的阿赫善,跑到西甲却得手,就是很明显的例子。

当然,转播权收入这件事的责任,不全在两支球队,但特瓦斯效法英超实施改革的时候,两支球队可没少明里暗里下绊子,尤其是皇马。

结果就是,自己的收益仍有保障,可路却越走越窄,以至于到了今天的局面。要知道,豪门之所以是豪门,立足的是联赛这个平台,平台低了,自己的地位随之也要降低。

佛家讲究种何因,得何果。今天的乱局,不是这一两天所造成的,也不是一两家造成的,方方面面谁都有责。希望这一次,大家都能给自己来个复盘,别再让这种闹剧继续发生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