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杜卡斯(1064-1137之前)是杜卡斯家族的成员,也是阿莱克修斯一世的大舅子,帝国在11世纪中后期最为耀眼的指挥官。在任杜拉齐翁总督时,他在巴尔干半岛击败了塞尔维亚人。而就任帝国大将军之后,他率领帝国舰队在爱琴海歼灭了突厥埃米尔扎卡,并且平定了克里特岛塞浦路斯岛的叛乱,为帝国收复了安纳托利亚西部海岸的大部分地区。

约翰·杜卡斯出生于1064年,是凯撒约翰·杜卡斯之子安德洛尼卡·杜卡斯与妻子保加利亚的玛丽娅的次子,后者是保加利亚第一帝国的末代皇帝伊凡·弗拉迪斯拉夫的孙女。而约翰的妹妹伊莲娜·杜卡斯则在后来嫁给了阿莱克修斯一世。1074年,在诺曼雇佣兵罗塞尔·德·巴勒鲁(Roussel de Bailleul)的叛乱期间,约翰和他的哥哥米海尔一起在他的祖父凯撒在比提尼亚的庄园里。罗塞尔要求凯撒约翰·杜卡斯交出两个孙子作为人质,以换取他们被俘受伤的父亲。老约翰同意了,于是两人被罗塞尔监禁。米海尔后来设法逃脱了,但年轻的约翰被罗塞尔监禁着,直到后者在那年末被阿尔图克的突厥人击败并俘虏。

在他父亲于1077年去世后,小约翰留在他祖父位于色雷斯的庄园里,并由他抚养长大。正是在那里,他知晓了阿莱克修斯一世在1081年对尼基弗鲁斯三世发动了叛乱,并向祖父汇报了这一消息。之后他们一起动身加入了阿莱克修斯在Schiza地区的军队,并拥立他成为皇帝。

1085年,当阿莱克修斯从意大利的诺曼人手中夺回了亚得里亚海沿岸的港口城市后,小约翰·杜卡斯被任命为杜拉齐翁的总督,他担任这一职务直到1092年被sebastokrator伊萨克·科穆宁之子约翰·科穆宁所接替。他在任期间成绩斐然,不仅击退了来自杜克里亚和拉什卡的塞尔维亚大公们的入侵,根据安娜·科穆宁在《阿莱克修斯传》中的记载,他甚至俘虏了杜克里亚大公君士坦丁·博丁(Constantine Bodin)。之后约翰还推动重建阿尔巴尼亚和达尔马提亚地区,这些地方在前些年的拜占庭-诺曼战争中被战火摧残。奥赫里德大教长赛奥菲拉特留存的不少信件证明了约翰的功绩,并且在约翰离开后,赛奥菲拉特表达了对他担任总督时的怀念,并还时常写信向他征询意见。比如在1093年,他甚至被赛奥菲拉特邀请作为法官来帮忙审判两个被指控为异端的贵族,其中有一个还来自马克恩波利提萨家族(即君士坦丁十世的妻子尤多西亚·马克恩波利提萨的亲戚)。

在1092年被召回君士坦丁堡之后,约翰被任命为帝国海军大元帅(Megas doux),总管帝国海军。虽然他是第一个已知的大总督,因此通常被认为是第一个担任该职位的人,但有证据表明在1085年末已经存在这个头衔了,尽管其持有人未知。作为海军统帅,约翰的任务是应对盘踞在士麦那的突厥埃米尔扎卡的威胁。曾经是拜占庭附庸的扎卡建造了自己的舰队,并占领了爱琴海上的几座岛屿,到处劫掠,甚至还自称为皇帝。约翰首先着手收复莱斯博斯岛,他的军队沿着安纳托利亚海岸推进到岛的对面。当他们过海时,君士坦丁·达拉瑟诺斯的舰队将从希俄斯返航,与他汇合。在拜占庭联军围攻莱斯博斯的首府米提林内(Mytilene)三个月之后,扎卡提出投降并愿意交出莱斯博斯岛,条件是保障他们安全返回士麦那。约翰同意了,但突厥人刚一起航便遭遇了达拉瑟诺斯赶来支援的舰队。扎卡勉强设法逃脱了,但他的大部分舰队都被击沉或俘虏。在这场胜利之后,约翰·杜卡斯巩固了米提林内地区的防御,带领他的舰队收复了附近曾被扎卡占领的岛屿,然后返回君士坦丁堡。

回到君士坦丁堡后(1092末至1093年初),他和Manuel Boutoumites一起被调往克里特岛和塞浦路斯岛Karykes和Rhapsomates的起义。帝国舰队到来的消息使得Karykes的争权土崩瓦解,他很快便被平定。而在塞浦路斯,Rhapsomates也仅仅反抗了没多久就被俘虏。Eumathios Philokales被任命为塞浦路斯岛的新总督,随后约翰带着舰队返回君士坦丁堡。1094年,他参加了在布拉赫奈宫举行的审判会,这场审判谴责了查尔西顿的利奥。

1097年,在尼西亚之围结束之后,阿莱克修斯一世任命约翰·杜卡斯为拜占庭在安纳托利亚地区的军事总指挥,并负责从突厥人手中接收爱琴海沿岸地区。为了避免冲突并促进谈判,阿莱克修斯一世让他负责看护罗姆苏丹亚尔斯兰一世在尼西亚之战中被俘的妻子,此人也是查卡的女儿。约翰把舰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卡斯帕克斯(Kaspax),向士麦那发动了进攻。在短暂围攻之后,查卡(此人是前文所提的查卡之子)同意交出这座城市,以换取他的人身安全并保证居民的安全。约翰随即接管了这座城市,并任命卡斯帕克斯驻守此地。然而,在卡斯帕克斯上任之前他就被一名穆斯林谋杀了,接着被激怒的舰队水手们屠杀了这座城市的人民。约翰·杜卡斯没有办法,只得在屠杀结束后试图恢复城市的秩序。约翰留下了经验丰富的赫里亚斯(Hyaleas)将军作为总督,并将整个舰队都留给他驻守士麦那,然后继续他的征程。他从士麦那继续向南进军,在艰苦的战斗后他击败了突厥人在以弗所的驻军,并带走了2000名俘虏分配到爱琴海的各个岛屿。 Petzeas被任命为以佛所的总督,而约翰和他的军队向内陆地区转进。他夺取了萨尔蒂斯(Sardeis)和阿拉谢希尔,然后交给了Michael Kekaumenos。在夺取劳迪希亚(Laodicea)后,他还攻陷了Choma和Lampe的要塞,任命Eustathios Kamytzes作为总督。当他抵达Polybotos的时候,那里正聚集了许多从以弗所逃来的突厥人,对杜卡斯这么快就追击而来感到十分措手不及,于是约翰又一次取得了卓越的胜利。

在他1097年的远征之后,《阿莱克修斯传》里便不再提及约翰·杜卡斯的名字。然而,从修道院的文件中可以了解到,他在某个不具体的时间选择了隐退,并改名为安东尼。他具体死亡的日期也不明,但在伊莲娜皇后编写的Typikon中提及他在1110-1116年时还活着,但在1136年,他肯定已经去世。

纵观阿莱克修斯统治时期,我们注意到,约翰·杜卡斯主要的作战对象是巴尔干地区的塞尔维亚大公以及盘踞在爱琴海群岛上的突厥酋长,他并未参加过阿莱克修斯与佩切涅格人,还有后期与罗姆苏丹国的战役。但我们可以惊奇地发现没有任何一名将领的战绩比约翰·杜卡斯更好了:至少根据现有的史料来看,他未尝败绩,可以说与屡败屡战的阿莱克修斯一世本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噫)。尤其是在1097年尼西亚之战胜利后,他追击突厥人的战绩相当辉煌。

不过最可疑的是关于他的家庭生活没有任何史学家留下过只言片语,我们可以类比他的生态位已经十分近似西汉的卫青了(有个皇后姐姐,自己还是大将军),并且他还出身名门,来自显赫的杜卡斯家族,母亲还是保加利亚王族后裔。这样的身份竟然没有提及妻儿,我觉得也是够令人浮想联翩了,尤其是在1097之后阿莱克修斯一世还正是用人之际,安娜却再也没有在书中提到过他。

曾经和朋友讨论过,有人说他可能涉嫌谋反。但所有在阿莱克修斯时期谋反的人,哪怕是他的姐夫梅里森诺,塔罗尼特之类的,最后好歹也交代谋反被处理了,更何况我觉得以约翰·杜卡斯的军事能力,真要是谋反的话阿莱克修斯不一定打得过他(rua),所以我并不认为他涉嫌谋反。

那么他的猝然消失就更是个未解之谜了,目前能查到的资料实在太少,只能留给大家自行想象了。我们既不知道他与他的妹妹伊莲娜皇后关系如何,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待他的侄子约翰以及之女安娜之间的矛盾,特拉布宗体育我们甚至也根本不知道他在阿莱克修斯废黜君士坦丁·杜卡斯一事上究竟持怎样的立场。他只是皇帝手中最锋利的剑,守护着帝国的荣耀。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jxaby.com/,特拉布宗体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